與 HENRIK PEDERSEN 對話

在我看來,一張好的起居椅必須是舒適的。我希望它能成為一個放鬆之處。

走進 Henrik Pedersen 的家,您所聽到的關於這位著名設計師的一切便可得到證實。它坐落在丹麥第二首都奧爾胡斯(Aarhus)南部一處獨特位置。毋庸置疑,它的設計、裝飾和佈置都是精心打造的結果。但它並不過分地華美張揚。這不是用來彰顯身份的道具,也不是對主人審美能力的膜拜。這個空間是一個溫馨宜人,為生活而存在的家。

現在您就能明白為什麼“接地氣”這個詞經常被用來描述這位擁有 51 年形象、平面、包裝、傢俱和照明設計資歷的設計師。Henrik Pedersen 為世界各地的人們設計作品。BoConcept 最受歡迎的一些產品就出自他的筆下,比如 Adelaide 系列、Monza 餐桌和標志性的 Imola 休閒椅。

Henrik 的設計帶來一種溫馨的極簡主義;一種無需浮華裝飾語言也能喚起共鳴的奢侈感。他的設計語言是舒適自然的曲線、俐落的線條和樸實的材料的結合產物——質樸是他的信條之一。

“我總是從這裡開始。如果你接下一個自己厭惡的項目,可能會有兩個結果:要麼你徹底失敗,要麼你徹底抑制自己的情緒,也能取得成功。但這兩種都沒什麼意義,因為這樣工作就只是工作,而沒有熱情。”

設計生涯

在與 Henrik 談話幾分鐘後,您就會意識到,他的傢俱設計中所延續的那種“無需壓力”的態度是他生活和工作所固有的。“信馬由韁,我完全不去控制[笑]。” 他談到了不要過度思考設計過程,甚至將自己與創意分開的重要性。“我的設計過程就是直接開始。我只需坐在書桌前,手中拿著鉛筆。我內心有個聲音說,別擔心,設計作品會自然跳出來的。” 很顯然,Henrik 將這種任思緒天馬行空的方法運用於自己的設計準備和理論中,並構築了他事業成功的基礎。之後,他稍微談論了一點細節。
“思緒、鉛筆和紙張,然後電腦。這就是我的方法。電腦是一道關鍵的關卡,因為在紙上時無論什麼都可能看上去很令人驚歎。電腦才是檢驗設計之處,‘這條線畫在這裡,真的有用嗎?’這才是設計過程中的關鍵階段。”

“不可避免地需要妥協。妥協或阻力並不是一件壞事。它可以幫助您找到最佳解決方案。您往往會遇到十個、二十個乃至上百個障礙,才能用合理的價格製造出具備功能性的產品。我必須始終考慮功能、價格、市場目標、趨勢、我的感受——我認為這占到了客戶付錢購買的相當一部分,另外還有工程師和工匠的意見。這就是為什麼我說設計與藝術相反。藝術家是要表達自己——絕不妥協。設計師則是一名促進者——可以比喻為‘概念的助產士’。”

當被問及靈感時,他給出了同樣簡單的回應,既符合期望也令人滿意。“它絕不是描摹風景或雪的顏色。它往往是日常的物品:滑鼠墊的側面、墊子的面料。我曾經會記錄下那些靈感迸發的時刻,不過現在我會拋下它們,同時相信我的大腦會在需要時一一回想起來。”

以製造為目的

深入分析 Imola 的設計過程,一個不為人知的事實浮現出來:“它其實不是原定用來做介紹的展品。[笑] BoConcept 想要一款完全不同的產品,一款非常經典的起居椅,我給他們展示了這一款。然後我漫不經心地展示了 Imola,結果立即俘獲了他們的心。我們都很喜歡這款設計,不過我想當時沒人敢打包票它能成功。” 這款椅子如今已成為品牌銷量最大的標誌性產品之一。

“我認為,一張起居椅的成功反映在旁觀者的眼中。如果您想要一張僅僅是漂亮的椅子,而並不打算真正癱坐其中,那麼你首先就會去評判其外觀。我坐過不少椅子,發現舒適度在設計師的優先順序排序中排得並不靠前。

當被問及在進入傢俱和照明設計行業僅一年就設計出這樣一件標誌性作品,對其人生有何影響時,Henrik 笑了。“沒有影響。我並非是為名利而工作。我是需要錢來生活,但我的熱情在於創造出能夠以合適的價格生產出來,可供全世界客戶使用的高品質產品。我不會沉湎於過去。我只想繼續創造好的產品。” 如果別人這樣說,可能有故作謙虛之嫌。但看到 Henrik Pedersen,您會明白真相就是如此。